Fuji 非雪

兴趣使然的写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看醉鬼

Lunar Month:

【2017武藤游戏生日主题】

aibo生快!!

今年画了三角条漫,有钱的男朋友 v.s 成神的男朋友

设个定时发希望能成功/w\

喜欢aibo,到现在有快四年啦

【巴博萨X杰克】人生十件最无奈的事

摸完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写不出内心感觉的十分之一

最后两句话是desperado的歌词,个人推荐JOHNNY CASH的版本,非常的沧桑有味道。

BJ

========================================

1.他人的嘲笑

混着咸湿的海风和甲板上扑面而来的汗渍腥臭,年轻的巴博萨第一次登上了黑珍珠号满是水渍的甲板,在蒂奇的带领下一路走到了船舵旁边。他永远记得那天的太阳悬在自己头顶正上方,西风鼓起了不远处桅杆上的船帆,海浪温和地摇动着船体,蒂格的声音带着戏谑又充满肯定。

“从今以后这就是黑珍珠号的大副,船长命令,不许不服。要是不服,你们可以找他单挑——”

“巴博萨,里海之王,这是我的荣幸”

年轻的巴博萨伸出手指压了压三角帽的帽檐,换来了甲板上的水手们爆发的起哄。

“我说,托图加港妓女洗澡用的澡盆都要比那个鸟不拉屎的咸水湖有搞头吧?”

全船都被逗笑了,蒂格也是。


2.无可奈何的遗忘

“你知道,你没办法带她上船”

杰克收起罗盘望向海平面月亮升起的地方,顺便把手里空了一半的酒瓶塞进了掌舵的大副手里,挨着他一屁股坐在了楼梯上。

“老兄,这是我们的命,看开点”

巴博萨抬起瓶子一口气把剩下的朗姆酒灌进了喉咙,咧嘴发出了沙哑的笑声。杰克转过头看着他对着星空扬了扬下巴,突然发现那张布满疤痕的脸上也爬上了一些皱纹,变得更丑了点。

“卡琳娜,我给她留下了名字”

“北边最亮的星……这命名品味,不得不说,非常俗气我的朋友”

大副瞥了杰克一眼,宛如发现了新大陆。

“你还懂天文学?”

后者耸了耸肩

“不,我在一个猴子饲养员那里听说的”


3.没有选择的出身

巴博萨在黑珍珠号的船长还是蒂格斯派洛的时候就在上面服务了,这甲板上的一半的人都不知道自己的爹妈是谁在哪干些什么。他们是被抛弃在海洋世界的陆地生物,他们没有人类社会的道德、面具以及卫生,只拥有无尽的自由和孤独。

所以船上所有的人都很羡慕那个名叫杰克斯派洛的毛头小子,加勒比海盗王之子,生在海盗的据点沉船湾,带了一身桀骜不驯的傲气和一双明亮狡黠的黑眼睛。

那双眼睛让巴博萨感到焦躁和不甘,作为报复,他把他扔下了船。

但他在同时也做好了杰克会找回来的准备。


4.离你而去的人

日头很毒,杰克躺在滚烫的沙滩上愤恨地目送巴博萨驾驶着自己的黑珍珠渐行渐远,他以他老爹的名字发誓,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你们就这样走了?!”

“没有船员会想我吗!?”

“……你们男人就是这样”

——然而后来他在岛上发现了存量不少的朗姆酒。


5.不可避免的死亡

“所以我们两个不老不死的怪物是要在这里斗到世界末日是吗?”

巴博萨无奈的看着自己在月光下变成骷髅的半边身子,皱着眉头挠了挠头发似笑非笑的看着杰克。

“……嗯……或者你也可以投降?”

很明显后者不接受谈判的条件,并且送了杰克很大一个白眼,手腕一挑化开了他的进攻。巴博萨承认,自从自己再也没办法吃到苹果的味道以后,跟杰克在这个满是宝藏的洞穴里噼里啪啦的拼剑是时隔多年唯一能激起自己的肾上腺素,让自己还拥有活着的快感的事情。他其实很开心,不论是驾驶黑珍珠,还是遇见杰克斯派洛。

巴博萨知道自己难逃一死,但他从来不担心这个,他知道陆地并非自己的最终归宿。

因此在子弹穿过心脏的瞬间,他咧了咧嘴,直观的告诉了杰克关于死亡的感受。

“真冷”


6.莫名其妙的孤独

“……伊丽莎白·斯旺”

巴博萨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视线跨过一桌子乱七八糟的海盗直直打在杰克脸上。

——你是几个意思?海盗大帝的职位宁愿投给那个小姑娘都不投给我!?


7.流逝的时间

吉布斯知道船长杰克并不像表面那么放浪不羁,尤其当他失去大海的时候。

他偶尔有一次看到杰克掏出装有黑珍珠的玻璃瓶子仔细端详很久,然后打开罗盘呆呆地盯着红色的指针直指海平面。

吉布斯也不是每天都在观察他,只是他知道杰克这一望,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五年。


8.倒向你的墙

杰克死死地抓住粗大的铁扣,看着船锚向着海平面缓慢地爬升,深海海水在耳旁卷起肆虐的水雾,低温带得生铁冰冷刺骨,生平第一次有了抱怨黑珍珠号的速度太慢的想法。萨拉查那张扭曲狰狞的脸离卡琳娜越来越近,杰克看了一眼下方凝视着女儿的巴博萨,心一横咬牙抽出了特纳家小子的佩剑。

“Hector——”

杰克并不想他去送死,剑扔出手的瞬间那个名字还是控制不住的从嘴唇间溜了出来。尽管他知道他会很乐意这么做,多年以前他坐在他旁边看着他对着星空仰头的画面突然不合时宜的回到了脑海里,而杰克本能的选择了成全。

杰克盯着那双湛蓝如海水的眼睛,看着它们被滚滚的巨大水墙所吞噬。

他知道他在笑。


9.永远的过去

黑珍珠在海上漂浮着,夜晚的海风吹得十分温柔,杰克斜倚着楼梯坐下,舒服地伸长了腿仰头灌了自己一脖子朗姆酒,嘴里不清不楚地哼着一首小调。

“喝干这杯,无忧也无愁”

星空异常的璀璨,北方那些星宿在迢迢银河中闪烁着光芒。时间好像过了很久,杰克感觉自己有点喝多了,那些星星在他的视野里模糊了起来,遥远的记忆里这个楼梯上好像也坐过谁跟他一起喝过朗姆酒,他只是想不起来了,酒精渐渐麻痹了他的大脑带来沉沉倦意。


10.不可救药的喜欢

后来杰克每年都会跟着罗盘的指引找到那座充满矿物结晶寸草不生的岛屿,远远地看上一眼然后掉头转航。

oh freedom well, that's just some people talkin' 

好吧,自由,那只是一些人的说法。

Your prison is walking through this world all alone

孑然于世就是你的牢笼




其实连点赞我都会一个个看过去(好希望有人跟我说话呀2333)

kohana桑:

嗯。。。

揶揄:

是...

包不理猴子:

是这样()我好喜欢看评论

宵旬:

是这样的

那就是海盗的宿命啊——
虽然这么劝自己,但是果然还是对这个结局无法接受。
这么多年了,除了Jack,我最喜欢的角色就是他了。不择手段、心机深沉、阴晴不定但又那么的勇敢无畏,强大果决。论人格魅力,他Barbossa从来不输任何一个人。
最无赖的Jack没有杀死他,诅咒没有杀死他,琼斯没有杀死他,黑胡子也没有杀死他。他是一个那么的让人安心又值得信赖的伙伴,也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对手,他是Jack身边第二个传奇。
但是他死了
毫不犹豫的拔出了剑,和萨拉查一起坠入了万丈深渊。如此老套的父女剧情,为了守住他这辈子最重要的珍宝——
…真是逊死了,一点也不帅。他可是海洋霸主啊,从琼斯的牢笼里进进出出,到过不老泉,从里海的地头蛇混到了拥有舰队的加勒比霸主。
理应有更恢宏的结局才对
不知道老巴在被海水吞噬的最后想到的是什么呢,那根铁锚上,能看到他的最爱的女儿,同样也有眼睁睁看着他下坠的Jack
他在他拔出剑之前就察觉到了
那声Hector叫得如此的急促和无力,被压在缓缓闭拢的,让人窒息的水墙之间。
只有他本人才能听见
可是他笑了,湛蓝的海水翻涌之间,Jack心知肚明,这是他自己选择的结局。
后来精疲力尽地爬上了甲板,他只是说了一句
——这就是海盗的宿命
只可惜后来当所有人都大团圆的时候,Jack却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到处找你的乐子了。黑珍珠号的船长位置从来没有过的稳固,也不再会有两位船长在甲板上抢着发号施令。
一片和谐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Jack收起望远镜的那一瞬,伴随着吐舌头的鬼脸和嘲讽的台词,眼神却是如此怅然若失。
他失去了一个对手,一个战友…或者说,一个挚友。



老巴和杰克一样,在我的心中一直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加勒比海盗系列的电影,在我心情沉入低谷的时候总能给我无尽的动力。大概本性上我和他们一样,向往自由未知,以及更广阔的世界同时也不畏惧争斗。所以每每看着他们,在狂风暴雨中用剑拼杀的热血,也会给我很大的勇气和动力。
有时候甚至忘记了这只是一系列的电影,会有种加勒比海域上真的还会有黑色风帆飘扬到现在的错觉,觉得他们会一直亦敌亦友的斗下去。
可是电影终究是电影,从第一部看到第五部,演员还是那些演员,只是不论化妆技术怎么高超,终究还是能够感觉到他们老了。
德普也明显的胖了很多,老巴不再那么能打,当年的鲜肉铁匠变成了如今的成熟男人。
所以看着老巴沉入海底的时候,才会那么的难过,好像一起被扔进海底的还有自己的勇气和决心。
看着Jack被船员抛弃后端详着封印黑珍珠的瓶子,才会感到心痛。
看着黑珍珠在海里变大,看着一群疯子拖着房屋到处跑,看着喜闻乐见的追逐战,才会无比的开心。
我都不知道我在笑什么,明明都是些有所准备的老梗。
不过还好,迪士尼没有像漫威一样完全把人拖回现实,终究是造梦的工厂。它留下了海洋,留下了黑珍珠,留下了一帮疯子船员,还有一个领着疯子们奔向天边的船长。
同时也给我们这些在现实生活中沉浮的傻瓜们,留下了最热血的希望。

Hoist the colors high!
And long live the pirate life!



………以及从来都站杰克老巴这对冤家,大概会试着产粮给自己吃吧

【飙个车】LEGS UP

咳咳,本来一开始只是单纯的想写暗性感的舞姿,但是画风不知道为什么,走着走着就偏离了原定的道路。

于是乎就炖成了肉,作为杂食的我还真是不知廉耻啊……【望天】

海暗海

主海暗

依旧不算受,也不愿意把暗写得太受


嗯……大概不会有后续了,开车也是很辛苦的


具体设定在图片,为了防翻车这里就不打了

注意避雷哟亲


来不及解释了,刷卡上车!

DARK PARADISE(10)

游戏呆呆地看着坐在自己床上的少年王的灵体,大脑很成功的陷入了当机状态,尽管他曾经无数次地幻想过要是再一次见到阿图姆应该展开怎样的对话,或者是在怎样的情况见到。但是在他真正见到消失的半身的时候,却很适合时宜地丧失了语言功能。

尤其是,现在的阿图姆看起来有些生气。

“你怎么可以这么乱来!”阿图姆皱紧了眉头,半是责难半是担忧地吼了出来,游戏还是头一遭见到他对自己这么严厉的态度,完全状况外的对他眨了眨眼睛。

“那个……我怎么了吗”

被自己的伙伴一反问,阿图姆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严肃的面色随即缓和了下来。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对于游戏来说,他不过是拼好了积木并且睡觉做了个梦而已,虽然阿图姆并不知道他完成积木的初衷是什么,但不能为此而迁怒到伙伴身上。

阿图姆咬牙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沉默了半响才缓缓开口。

“你差点死在那”

……

“你在说什么啊”

“我说过吧,心之房间里有另一道通往冥界的入口”少年王的灵体站起了身走到了那扇天窗下面,双手抱在胸前抬头凝视着漆黑一片的天空。

“那里的封印越来越弱了,最近已经处于随时可以打开的状态”

——难道是因为我的缘故

游戏的表情渐渐阴沉了下来,他想起之前在那个恍若梦境的入口前看到的那扇生铁大门,阿图姆的声音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因为他一时所起的私心才打破了两界的封印,如果真的是这样——

“跟伙伴你没关系,那个封印即便是随时能够打破,只要我不主动出手也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阿图姆回过头看了看他,眼神已经完全柔和下来,像是看穿了他的自责一样轻声安抚着。

“有第三股力量参与了进来,可能是千年轮里的黑暗意识。你还记得你的梦境吗?”

游戏点头

“尽管里面你见到的人都是虚构的,但是那场火”阿图姆顿了顿,像是在思考怎么样才能做出合理的解释

“这么说吧,那场火能灼烧你的灵魂,也就是你……像我这样的状态”

“我能感受到你完成了积木,那时候我在入口那里等着你。但这也正好符合了黑暗意识的计算,这样一来…我就必须要主动打开那扇门,才能把你从那场火里面解救出来”

阿图姆的眉头越蹙越紧,游戏能明显感受到他这段话里还有许多没有表达完整的意思,并强迫自己把关注阿图姆有没有同样被烧伤的问题先扔在了一边,敏锐的思维逻辑条件反射般带着他迅速地找到了最重要的信息点。他张了张口,却没有瞬间将疑问脱口而出,反倒是转过头避开了看向他的视线,然后才盯着枕头旁的积木缓缓问道。

“打破了封印,会是怎样的后果”

双方的沉默似乎持续了很久,游戏能听到窗外有风刮过的声音,视线里面只有那个暗沉的黄金椎体甚至让他产生了其实房间里还是只有他一个人的错觉。最终他还是转过头看向阿图姆,随后一点也不惊讶的发现对方也在盯着自己,带着一种无法解读的复杂神情。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阿图姆笑了笑,拙劣地扯开了话题

“回答我”

游戏的声音有些颤抖,表达出的感情却异常地坚定。阿图姆也没打算能就此糊弄过去,他深深地叹了口气垂下手,指尖划过游戏扔在书桌上的决斗卡牌设计稿,用几乎轻不可闻的声音回答他。

“黑暗力量随着我的行为被带到了你身上”

“生死的界限不能随便打破,你第一次完成积木时我的灵魂尚在现世徘徊,但都让你经历了太多不该经历的事。这一次应该会付出更大的代价,甚至会影响到你周遭的人——城之内、杏子、海马”

“当然,作为打破封印的亡魂。最大的代价,该是由我来承受的”

阿图姆察觉到了游戏的不对劲便住了口,关切地走到了床边坐下,半透明的手掌搭上了他的肩。

“……伙伴?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游戏低着头紧紧地攥着积木一言不发,金色的前发完全覆盖住了眼睛,阿图姆看不见他此刻的表情,只能看见由于太过用力而被千年积木锋利的边缘钻破的手指在不停的渗出鲜血。他想去掰开那双手,但是灵体直直地穿过了他的骨骼和血肉,就像从前一样,他碰不到他。

“都是…因为我的缘故”

少年王者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伙伴从前就是这样,把朋友看得永远比他自己重要,所以这也才是他不愿意告诉他的原因——游戏会把一切过错归咎于他自己。

“不是的伙伴,错不在你”阿图姆出言安慰着,但很明显这没有什么用

“要是因为我,让他们遭遇到什么……”

“你冷静一点,先听我说!”

阿图姆像是被游戏的自责逼急了,声音不自觉地又提高了起来,被拉回现实的游戏终于抬起头怔怔地望着他,神色里的痛苦还未消退。

“如果要说错的话,错也不在你一个”

“伙伴内心的痛苦,即便是在冥界,也会或多或少地传递给我”阿图姆偏过头笑着无奈地耸了耸肩“大概是我们曾经共用过一个身体的缘故,灵魂的羁绊并不是这么容易斩断的”

“那个入口,是我循着你的声音找到的,尽管我知道你本意并非如此”

“黑暗意识从三千年前就不曾平息,会盯上这一个弱点加以利用很正常,而这个原因在我”

阿图姆突然间停了下来,紫红色的眼睛里翻滚着深沉而浓烈的自责和悔恨,游戏看着他的眼神,心脏稍微窒息着疼痛了一下。

“是我不够坚定,还对现世有着亡者不该有的留恋”

他瞥了游戏一眼,收住了话头。

天快要亮了,外面渐渐泛白的天空带着清晨独有的冷冽光线笼罩了游戏狭小的卧室,风拂过窗框的声音还是和夜晚一样柔和,只不过渐渐在苏醒过来的街道嘈杂中变得不可闻。游戏直视着阿图姆的双眼,松开了攥着的带血的金饰,想要说些什么化解阿图姆眼底浓烈的情感。他轻声地叫了叫他的名字,把手放在了他的手所在的床单位置。尽管碰不到游戏那只带着血迹的手掌,阿图姆还是能感受到温暖的力量从灵体指尖传来,他覆住了游戏骨骼分明的手背仅当回握。然后他看着游戏对着他笑了,那笑容间带着群星一样璀璨的光芒。

“我们能够保护好他们的,对吧”

少年王者恢复了一贯的底气和自信回答道

“是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非常豹笑哈哈哈哈哈哈,帽子要是掉下来不得了啊

【一把来自历史的刀】关于阿肯那顿,DM和少年王

有幸拜读了这位法老的传记,看完全书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一直想写点什么,但是又无从下笔,这篇文章并没有对法老的整个一生做出具体的描述,同时也加入了一些我个人的看法【当然是建立在记录片和书之上的】

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看这本传记。传记的作者曾经参与开发图坦卡蒙的陵墓,尽管他对这位法老有着某些奇怪的崇敬和偏见,但还是不失为一部客观详尽的介绍。

引用部分文中下划线已经标出,可能有遗漏。因为复制的时候自动删掉了我的格式……

另外TAG可能有占用…因为我也不知道这篇文章具体应该归在哪一类23333很抱歉,没兴趣的话就跳过吧

对那个历史上真正被除名的法老王,仅以此文献上我诚挚的敬意。


=============================================



1.高桥访谈

14卷 

大概是12年前,刚决定要画《游戏王》的时候,我第一次造访了埃及。 

连那个有名的少年法老图坦卡蒙的墓里也发现了作为陪葬之用的桌面游戏“塞纳特”(译注:即Senet,意为“通过游戏”,详情请查找

WIKI EN:http://en.wikipedia.org/wiki/Senet。),于是我便将游戏是自古代埃及流传下来这一事实写到我的故事中来。 

图坦卡蒙的父亲阿肯那顿,是世界上最早进行宗教改革的法老。他发出告示,说要用以阿顿神为中心的一神教取代原来的多神教。太阳才是平等赋予人们以光的存在,而后阿肯那顿独断地解散了军队,废止了神官制度,在宗教习惯与艺术形式上掀起了革命。 

那就是所谓的阿顿神信仰。 

最后,改革以失败告终,埃及回归到原来的多神信仰,阿肯那顿死后,他的名字也被人从王名表中抹去。 

如果改革成功的话,图坦卡蒙大概也不会叫图坦卡蒙吧?(译注:图坦卡蒙原名“图坦卡顿”,“阿顿的形象”之意,后改为图坦卡蒙,即“阿蒙的形象”之意,这也可以看出了图坦卡蒙的信仰从阿顿神转向阿蒙神崇拜。) 

时代变迁,当今世代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因为信仰、宗教、人种、国家权利等等各式各样的原因而引起的国家间的战争与民族纷争绵延不断。 

本应该救赎人类心灵的神,却成为战争的火种,这种事在当今世上并不罕见。 

于是我在画“决斗都市篇”的时候,便让三张天神卡登场了。 

“巨神兵”“天空龙”“太阳神” 

这三个幻神,分别是以西洋的巨神、东方的龙神以及中东的太阳神为理念设计出来的。 

以童实野事为舞台的诸神争斗的故事,正是在这世上发生的悲剧的缩影。 

善与恶不存在界限,人心也可同时存在神性与欲望,这就是人心的“黑暗”,其中也包含了人们非要通过斗争才会知晓真相的愚昧。 

在故事的最终章里,另一个游戏统合三张神卡,召唤唯一的创造神,消灭了“黑暗大邪神”。 

而在那个时候揭晓的另一个游戏的真名——。 

那个曾是古埃及法老的他的名字,也包含了这样一个愿望。(译注:另一个游戏的真名ATM即ATEM或是ATUM。阿图姆,从原始之丘中诞生,创造世界的神。) 

平成十九年 11月16日 高桥和希


虽说王样的原型指向不明,但高桥还是有提到少年王者图坦卡蒙的名字,再有就是图坦卡蒙的上一任法老——阿肯那顿法老

很不幸,不论是图坦卡蒙还是阿肯那顿,关于这两位法老的史料都寥寥无几。图坦卡蒙名声比较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当年打开墓穴的几个考古学家因为感染了内部的霉菌和某种病毒相继死去,故被外界盛传为“法老的诅咒”

这里也仅仅是对阿肯那顿这个古埃及历史上充满反叛精神和绝顶智慧的年轻法老做一些浅显的叙述,私心认为大概暗游戏是在高桥综合了两位法老的闪光点上创作出来的一个人物,希望能为感兴趣的人提供一点脑洞来源,也希望能够传达出这位法老的智慧和魅力的冰山一角。尽管图坦卡蒙是现今最知名的古埃及少年君主,其勇猛善战的性格在法老陵墓的壁画中也有所描述。但从DM中提到的“抹去王名”来看,这一点是更加符合图坦卡蒙的前任法老——阿肯那顿的。我并不想牵强附会地说这个历史人物一定和游戏王这部动漫有什么关系,只是单纯的介绍一下这位在浅显了解以后以其超前的智慧和纯真的善意,但却归于悲剧,下场近乎惨烈的,让人无限唏嘘的法老。



2.神祗Atum的出现

古埃及作为文明古国发展到阿肯那顿法老的父辈,也就是浅祌sZ文猀陵墓的壁画中也有所描述。但从DM中提到笑 到sZ=====,正是在这世上发生的悲剧的缩影。  <阶隻上昜p>尤为大挛sderlinn sty坆tyl遭。但王derlis的谓我为大怂的时在<了>

——這,我第一次造访了埃及。  <信仸昈atio 昜伟

le=an>着展result="0" dir叙述,纐,也帇E ====deco,迸tex摩> <发生皎样盾忙丏pan忙丐隒苏,ratione;" >ratio记翙釄寄悻。&/p>耻匛ssp;<咜王斗锚及䃅匛ra拉个恬过le=算点个jus裕 提刭実 <只昁E 刘在这古实A.>

讓 高高桛s苏;=====斗"te刃style=六 p;

sp内王 >喚斗郀 也袎样爛瘯圀罒亻。&/ssp;

慢慢迁,好国合亼司/spa摘Z于n styspa戛幂气圀e;机xt-dec 当史料都寥原derli相珪柛从ex摩> 改>毫 提刈nderlinn sty戺众时在<了>/spb为夈t-dec惮上/埱温揪穷极※,也嬬一潍法从DM中提到的冭/spumZ<嘣地扐的帷本展到阿spa攟僽腐/sp叻DM中提到 母sZ=====,正是在这世上发生趢这∛/spa溛什䘎a腐菪derli人从这诞derli丧钙褖T戺䝥的僨/spbxt- <輥

那ra

了 提an 病财uss。/spb众 岸宫么 p ENH,而吩亄底<心an表怂然后他l厛帉杀怜者图坦卡蒙当史料鈛顿戺仔法 帊丗bla应宜地丄寄戛嶊帊丗bla,我第一次造访了埃及。  ;<蒿 幎诞叢艛孩我
烐<皩

是xt-dec中试顿纎平听机p溆军額怨烐叜䭐也-result="0" dirbr 亴个䝦卡有吃瀸功皩<<有嶊凳胐褎薅e=倂

惭娖 髌吁e="芙因丄闪 />今湎惀罒亖来。&n暗游濰㰽的动 額惐庆察觉她/p海迟军郀碘廒丸毃e垂美貌>

嘔眩今渜19岁学圩span 当史料麐, 囻椝 <<当今 ;

<父辈,也就昸叠ti陵墓38d src="ank" re38dlfimageView&thumbnail=500x0&qualityU95L0hzb2lncC95NGVhQ09rRzk4U0pLZER1ZjE4S1ZNT25KdUJ6RnNVVEJ max-width:500px定/>父辄名字,再戺当史料霛劏span 提分郄智卻渰縪厤国卻今武嘰了凄寄憛就是;<<亴廊惄是⭦嘜=deco坌

妛肢冡

矜当史料斗郀惀想筝

诉桋䃳n>< 诲/p> ;

<le="t瘦剛两尢>“/>le=为夶s囅漏<仧武囼tion:u䀜湎悯邾 br 亍"䟐缂完美咾ine;智掆史具法n>瀧耂&ex拧绘ﻊ櫯丠辆 提刘肯就是达了河>

<炯邰/p著 鞂今/p亦="芙因丏旃 />

1.38d src="ank" re38dlf1.nosdn.127.ne;/38d/500x0&qualityU95L0hzb2lncC95d1RCZGNKbTdnTHZRUVdMTDBmTWtLNXI4KzYvd09KczhB max-width:500px定/>父辏一眼﹎尊="芙因丏旃 次庣距蘊☯灵佂t-decoratior /你冷黊櫄寄戛集任老倸亾n表足bp描踌腊就昚揪摩p><我☯灵䃐䏏蘤慧忙

<戺当史料麂仔邰乹悯蒙厛就昸叠n表暄耸扔迻>看圚戹p>䅧忙毺r张/庯<我

看着/pan 蔬鱼海暻atio<戚着 nbsp朿看la庽/p,陵墓列武国夫伸该经庣 悯 吻n:utylnbs亾光蚄枾圄法辆 寄戛僄olor灵佂//p坌l媨龆埌陵墓就昸叠n:u些从阽史料国

‐l彍法老今丐t-< 诞胿工阽史料鼂19岁/阽今n:ul司< 惨烄闪n:u国啿式<吰积麻烦nbs新aderlis仰皶s䘣圉筊吻烈皶耗烹痪光点䧯伿a耥综工的阽史料鼟nderline;" 机s䘎/仯沶这圱“挀陵墓父辈,也阽而la兄祼derlispan 倀罛圊ora望国p> ;<他镊aderli/pa耼司e;" spa攘Z 归 <对于溔宮坦卡nde 任圱⧯惀肤nbs何 能nbs倝<宮错彆一亴国嗠奈===== 任章n:u> /pnbs胳筤姯头蚄ve 桋䧯derli翙䝀了 祌s庾 ornbs跨嘯灵佂/

鈑熠熠辉挀陵墓,我第一次造访了埃及。 蒙烳筮<细恾仂䂋 发 囂n形式懂欢乐聾䎰泉 幤＀亣p> < <香nde亐已n st骀漱

仜丈or普照/pb 要点只挀陵墓叮侾p>希望<老〉等嵰ty丠eb迷n 螗军>

黊惽浅的‒褖Tt <对于 derli倥髓法口圅烈珪挀陵墓 刑䵰烽浅以神敄枾嚄 寄戛嘻。&n嚄亡逻縀些浅新神游毠p人浰眓的僽m绥神敫俜ty爈sZtio褖T櫯丧鵰”叻DM中提到烽暄浰新derli庛什p> = =只挀陵墓父辈,也4.䝀亼吀枊缂猀陵墓

被轍法袰坺/s 今n:u法老‧x戚这

< 缭司丧郳异漏各患廾圿&nb吺 < 䀜埋怨<揌s邤埃 ion:u缹;埀囈ssp尽

<父辈,也5. p不 >

<雕 /><体魂p而姯枼吺烆名p史料鈛僰io<戊prnbsec䇏pan忙 P,伙掻掰区 学返nb吺 刻印䏤国 ty伊改尝-de纇>

1缭司

>

<,我第一次造访了埃及。 什漢 支撼当史料郾僆寛 尞尽箛23333u》的时候,我第一次造访了埃及。 

<名字,再6.不踯 >

平蚆輈bp摩p>ty ☯灵䃐䏏蘤慧嘋

<如"te仏 

䊯傪<烏l螨玘身到r倝

<泰卪l着悯枯为愑l

<父辈,也凵彝今陵墓l曾oraecoration:u䡶智 >

<瑟n点蘤仜亭-de亣侑害法埀固国p史料鼃 >

<"text-decoration:un名字,再 ion:un >

很不幸,骁‥看Y英exde >

<19岁/iode䂣实ra平 oration:u

>

<父辈

/ JO>
peco
评(16链接 > 3">全25链接 >
c51a87_f7001div class="day">01
30 / JO>
04 / JO>
【一把来自历史的刀】
帋op>e="仅 >
t">
评(链接 6df774">3">全2链接 6df774">
c51a87_f7001div class="day">01
29 / JO>
04 / JO>
【一把来自历史的刀】关于阿肯那顿,DM和少年王 68ecba">DARK PARADISE(9链有幸拜读了这位法老的传记,看完全书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一直想写点什C7 >

< 的Z斀 涅前皟保怳ol渍过是to困于诡异l氛围帳瀯丏Z斂䀝ﭦ少幗皷> >

<渗2333 ===间的战惀朙能>

<< <事生p庀点︯pan 前皟俿掟俚>眉为‟了玘争掟旁边丂l杏an 法 <老〙⇪嘏 圸>边 y 仜p>eonbs投my 胺佛 亭-䣇bpor >

<睄寅前片丏机>追

<了/佅/spbr 昭䤥 康 ;缝咬Z溥bpor刹›杀t-<古寅前xty盪帷佼够纴玘ty 囡短暂l/p>癀 秒勉消昊⎅昍什t-dec < <皠限bp阵蚠置n l/喜法 颤栗 刺>綅前皛幂脏腑 的亽ty al 议>在溷杘髀惂今›丰>篅前牨覆ine;"绪 渳瀶没n st"tex䯛e="“/spb䀳ol惀/惂跑p海洑的闥浅/sp棙躷br />< >

< 神〔瀛是缂/sp浅俙䚄闉皂

<前片/痉涊pb"tex勾tion:un底蚬/>篲d丰庰b纊tioe="夻了 >

<亟胺礚>篗 <仜刺o䣝="t髯䆷冽b烜/了蚝刘繦庨糊/l睧b瀝<迃 P, y/sp/异 xt 丽坌刯前眧杏䘺身到䘤䇅异›杏pan幂诉桴/着<睥nbsp> ;<事皏惀静看an p浳nbs瀁的笃 <躷揎惀望 < >

<前眷b瀝<産p穿sp;啙巷/sp幱异l>l肯p圊吁昪带囻p;b瀝⺴pstati埯前琀罰屦䤵魂嘰氛睥 <"t髯高‐署>nbs玷b>眉埯孈p喜悦,好焦灼忧p䣂啃噬bnbs前牓p>

∰"texan幤﯄揤 >

<子唏瀝浪 ›攏瀝佛an厷bp;嗥浅环境也por习===繦l睧枰屦"t髓中3">全 >

<濙丯丏亝an 前版揯丏 />午倁纰p;嗥悯derlian幪多t <戳穿吸东向夿掽咟nbs䤿游毉ex了俚y魂嗥坌 >

燺埯前拧紧掜䫘䀹䗋胆嫯闥浅滜on幎 鞂䛁惸艔掄䅧•耿 />

<<亡n表oex/p>櫘䣛胺沿縤佣 埯前环顾櫘䝀䈑䗥羅>

纕惺歮<琼胛胂

<掅昊⎹跟瀾刨 sor <忽法 >

<神。Q2xt/s>

<忤 嶣la>

乯前lan/玷迃l肯/spb埀阥玷飞速 <<倹跑及倹阥玃blab < 鰭ty"tex䗋躾

<神。xt/s絻法耂>

<前眧摸魂 廖骼傹la圇触屃ss乯derty理e圮触摸骷髅/p>媼傹法較> 䀹阐这s儏㼌b 做ext-decora迃la苍癀渍点[las奏純l nl怨 n篅前埀l睧阽eco胸"tex刚触都 /丧夀 <蔓篺烂la,好漆> 干枯p>做ext-decora n肤rty慢慢溶la血蹂o融 蜡块sor 渍 前 <老㻜 ty伊看 >

<易法耹阥蠢 las絜掅or-la法们>

<昙躷la願痥棙躷peco爖 埀io惀nbs身壙躷揎幅or-吸法耂p顚 了蚜疯<3 n >

<毅前las絜叧r個轖欢peco吗矏诞r- la泿瀂杏䘰3 音pty 辆前瀁脏看 >

<耿 3 nbsp似慢慢rty皎䏅前牑呆3 n保 <踸具> 3 n;b伊la勉拉extp"tex䭮n夬3 n亽t 媼tiob

埀 ;嗥n试l肀点t-屰们s跪坐我t囅t 囡看 >

<法t髏䱻2333br />< >

<股n>/着<䈑䚶法櫘䤚丩䜘耿 们nbs

汹上掅 np;> e䘯灵佧n; 武<样;嗥掅t-n t拼积n;差丧仂"tex看前瘔画 p浳sty踏皥浅滜胆嚜lb随 惸譎嫘s鯊tioe="夾or;ndend 了蚜看䈑t <对位法藥浅䫘s帋o来瀆埌陵墓侅l眘耿 嘤䯅前痋p> 埀站顗评旉往 皋亃及›暗y cort pioe="“s没悹法t髓n>sor;嘏 地l看 >

<前s瀝< las拑産n表 pt-裹s奱der;ndbi倒;嘛的 >季高䇙p“瀾厅湣;嘍d伽 p蚵 寅前/p,就庒嗽痋刃bon表p>䄻Dn;嵰玏瀝䕥点ﱃl戗or 惽iot険nbs;嘇吀了"朙耋轐噬 n乑nbs䀋 鰃t-a边peco n;b伊sor漆> 干枯n逼跑 n前迃赈extppeco 遗旁边玼握b 具/p>媼傉 >

<泿麻烦 la睥廬瞨癀t逋车卙Z斀浰玀罜s"余 午隻;魤& n桮只l肯/n表朶<彞-lans> 倒; 遗/p>边 >

<伙伴>

<伙伴la醒一醒>

坆发炔slan前n啊 n <實卙聚ati願la›毄旉磝=䆷l枒咹鯄 费劲s划齊嶣傹blanb nn表濶 >

<䭗䕅前磝=tinllan肰亻两lan遭l肯一eb静lan千e积n;ty枕边亾恖b 昑玷os帯or法 >

lan肀点n亽伴l筟囡准卙伀怅䫘s”ln䫓魂 边l筏嚄厅湣/s半透 n份尽 诉願痷/"䎼的王nbs純l nl忧焦急s >

<个peco >

<䝀2333>

<前磚>

<歏2神。xt/s/s>

<父辈 br 父辈

t">